当前位置:现代诗歌
从新开始的季节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 阅读:1532次    

城市

 

刘庄广场的女人   公交车的尾气

开往   王府庄的梦

在车边的购物广场   大学的时光

军队  人才  以及看护疾病的药物

繁华  在路上留下面貌的繁华

贴在汽车上的经济    电视上的泪水和感动

繁荣  过去的仇    过去的枪伤

打击  活在繁华背后的勇猛

休息  我请你喝一杯   城市的劳累

   那一类

 

我是他那一类

没有早晨

圣地的风筝长相翅膀

天下的雨水

良心内部摧垮的城墙

我和你们都是同类

吃下草莽  吃下光

隐晦的上帝

寂寞的风筝变白

我的女人

我渴望你白皙的皮肤

你的眼   你的身体漂白的凉

我夜晚守在月下的眼

你在月下  是我同类的姐姐

我的姐姐

 

      纠结

 

黑夜的密度将天空举起

是不是蓝色头绳后面的发髻凌乱

是不是长在失望里的天桥

在歌唱着或者是赞美什么

其实,她的泪水比谁的都强烈

她是一个孤儿,那个天天追逐命运的退路

和母亲一样,长得漂亮,和蔼安详

和父亲一样,他们一同死去的

死在黑夜的背后

那个可爱的树叶牵着风的手,明亮的声音低落

一串串路,穿在线上

缝缝补补一系列的伤痕,那个未知的秋天

谁喜欢那个楼梯里的相爱

蓝天背后的紧闭房门的锁链

我偏爱一个分不清彼此的房间

那里藏着时间的一个小秘密

可爱的孩子,笑得彷徨而又丽

从阳光的头发里走出来的时候

过去的长相变化多端像,

一个老实飞翔的鸟一样

什么时候世界能够安定团结

没有交换的季节

没有纠结内心的白天和黑夜

什么时候我也能像你一样

抱紧手中的吉他,唱来唱去

那是为你写的一首歌

你听,那个大海一样柔软的睡眠

.在海边,我想起宁静的夏天

我想起那个梦,在自杀的最后一夜

留下难以读懂的,写在空白页面上的文字

是不是一首诗就能概括,从前和从后的坚持

长大以后才发现

蓝色的天空被岁月漂白

委婉的收敛缩紧内心,那个长相花朵的白云

我还在自由起飞的开始,写上有些人的名字

有的走在路上,有的活在凌乱的阳光下

在夜晚的钟摆声中偷偷瞭望

想念一些最糟糕的风筝,断线以后驾驭天空的机器

 

 

    并非一无所有

 

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

我有阳光

有松柏上生长的希望

有信笺

有划破纸张的苍白

和书写

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

我有爱

有月亮般飘美的灯火

有跋涉

有一望无际的麦田

 

 

    归宿

 

那落日生成的钢铁

在内心

远处走来锈迹斑驳的野兽

又撕出光的几道皱纹

鸟儿啄碎了云的脸面

太阳   你终生不变的爱和慈祥

此刻   我在你的体内沉痛

说出一些有关炊烟的故事

走向你  就像走向失散多年的岁月

母子泪流满面

有些残酷

我铁一样执着的内心

被一层层的撞破

一层层的   我更像袅袅未起的炊烟

 

 

    决定好了

 

于是   有许多梦幻带戴上草帽

像我   在雨中投入和享受

把天气做成了真的

这么大的伞   漏风的伞

空想的夏天

已经决定好了   做一个幸福的人

只为一个走在路上的失落

只为一个

没有变化的天气和后果

 

 

      在现实面前

 

圣母玛利亚   荒诞的的罪过

被列为同等的宽恕

母亲   我为生而亡的信念

何时能够静默而安详

在死亡之路上接受通往天国的指示

把希望注入到另外的生命

寂静的夜呵

请以光年的速度快速跑到我的童年

对准目光

对准罪孽的孕育   一个荒唐的

充满幻想而忧伤  远离生的思想的抵达

猛开两枪

  从新开始的季节

 

身体里的雨  身体里的悲伤

种植在身体里的植物

那些重量   落下的叶子

你好  秋天

你好  喂养我内心的果子

你好  我收割时的疼痛

可爱的我挥之不去的纯洁和爱

我内心的镰刀

把干枯的爱连根拔起吧

把悲伤连根拔起

把雨水连根拔起

这是一个故事收尾的季节

一只猫找到了散发的腥味

一个孕妇摆出特别的架势

一个孩子放飞了手中的风筝

身体里的爱与悲伤

一个一个从新开始

 

 

  远在内心   已受伤

 

我的内人啊  把世界窝藏的人

举起一个略带羞涩的羊皮鞭子

驱赶羊群

风赶着青草   草赶着黄昏

我赶着那个昏黄干裂下的山坡走下的女人

我的内人   我内心盖不完全的一抹夕阳

今日逢雨  今日不宜幽会

长长的峡谷扯进来你的多少脚步

深深地草莽遗落了多少忧伤

在奔跑叫做春天的日子里  你的笑

是写在天空眼眸的一朵精彩的云彩呵

停下来吧   休息一会而

我看霞光把周围的枯草照出生命的迹象与你

我看驱赶羊群的羊皮鞭子蛇一样的撕下紧皱的衣裳

内心收藏的这个女人啊

你在山谷的暗部   你是骨骼般坚毅的

陷入和付出大地的一缕光

这个无形大的天空铸就的监狱

我在遥远的高强外张望围墙以内的多少时光

围墙以外的年岁将我打发成一个路人  陌生人 

恐惧的人   犯罪   掠夺   声讨

空空的鞭子在野外吼叫  抽打  

声张正义的后果呵

我还在高尚着在内心包含你

我在疼痛里把你收藏的如此隐秘

如此可爱的后果呵  你远的丈不清距离

我千里迢迢的赶去看你

又千里迢迢的被鞭打

千里迢迢的接受自造的惩罚

 

     热烈的摇滚和抒情

 

   

摇滚的声音   多么抒情多么简洁的

送给我和所有人的

最长的忠告呵

   

我也还在吼叫出几个叹息

几声长出牙齿的叫

锋利的风刀刮过一样的吼叫呵

长远的探索者啊  流浪的路人

流浪的青春的镌刻者

   

叫破疲软的病痛啊

流出恶劣的鲜血

生命中就有干净了  干净的脸和皮肤

干净的叫声

干净的抢夺

干净的撕裂和吼叫

   

我闻到了面包的香味

在啤酒里越口而出的

狂大的摇滚啊 和抒情

狂大的        ………….

 

 

         改变多少岁月

 

我能改变多少岁月

我又是多少次被岁月俘虏  心安理得地接受审判

面对眼前的老去   枯萎   病痛和死亡

面对事实  我又能够改变多少已成为事实的过去

村庄在饱满的炊烟里睁开眼睛   我还没起

睡在自己假设的梦里

村庄是那样的年轻    天空也是

树叶嘀嗒着几片春雨   就像我的手中嘀嗒的年青

几响春雷   就有几响叹息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著作权声明 | 客户服务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