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散文随笔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 阅读:844次    

       

柳笛声声。其实不光是柳笛儿。二月二的歇豆刚刚吃过,春风便吹皱了绿绿的池水,青青的麦田,扬落了山崖上金黄的迎春花,吹裂了皱老的树皮。杨梢儿,榆梢儿,槐梢儿,松梢儿都漫洇上脉脉的绿意。我们伸手拽下一枝,用手慢慢捻动,抽出一段润白的树骨,将抽空的树皮用牙齿齐齐咬断,再用指甲揩一下糙皮,伸出红红的舌头一舔,“吱……”一支哨便做成了。

春天来了,在河边母亲们洗衣的棒槌声里,在山谷上爷叔们粗亮的吆牛声里,在布谷鸟悠悠的鸣笛声里……此时,姑娘们的脸儿柔嫩润泽,小伙子的手掌变得又粗又大,笛声呀呀鸣唱着,我们能从各类笛声中分出哪是男孩子吹得,哪是女孩子吹得,男孩吹得急躁短促,而女孩吹的悠长柔和,像在讲述一个古老的故事。

在我们的记忆里,春天来的悄无声息而又铺天盖地,春天的声音细柔而洪亮,几乎在同一个溅满露珠的早春,我们发现了田间小径旁才从冬天里刚刚醒来就忙忙碌碌清理窝穴的蚂蚁,又发现了从遥远的南方欣然飞回第一只紫燕的矫影。冬蚂蚱弹响了亮黄的黄金翅膀,鸟儿梳理了油亮的羽毛,黄牛则从低矮的窝棚里走出来,重新用有力的蹄去主宰土地。

在春天的季节里,我喜欢脱掉鞋子,以和土地最亲近的姿势跪下来,去看看土地是怎样由板结变为松散的,去瞧瞧土滚滚的土牛是怎样用欺骗的手段去猎取食物的。再不就用眼睛辨认一下那蛛丝般爬行的的轨迹,看一看它究竟爬了多久,或者在矮树丛间藏下身来,用双眼盯住蓝天上那只豌豆大小的花兰鸟,看它什么时候突然停止焦躁的啾鸣,然后线一样从天空坠下来。而土獾是夜间行动的,它有一只嗅觉很灵的鼻子和听觉很好的耳朵。他步行的很慢,他趴在地上,用耳朵聆听蝗虫在土中咀嚼草根的声音……

其实春天是有声音的。要想听到春天的声音,你要静下心来,摆脱所有的苦恼,一个人静静的到山野中走一走,只要心静,便走进了春的深处。此刻什么也不要想,任凭大脑一片空白,然后闭了眼,用睫毛去迎接住温亮的日头,便会听到一种声音。如果你是童稚纯洁的孩子,就会听到一个关于春天的童话,有白兔,有鸟儿,有母亲在睡梦前的童谣。如果你是一个青春的男孩,就会听到一个女孩的声音,她的声音甜美,温柔细腻,给你温存与力量。如果你是一个中年人,将会听到一个和你一样沉稳的声音,如果你是一个历尽沧桑的老人,它将以你呼吸的声音和你亲切相伴,陪你静静独坐,一起去追忆已逝的美好岁月……

品味春天,从心情开始,到野外走一走,牵着妻儿的手,扶住父母年迈的腰膀,脚步轻轻,抬起头深深地呼吸一下,你真的什么都不再缺少。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著作权声明 | 客户服务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