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诗歌新闻
第二届国际现代汉语诗歌研讨会在美国东海岸举行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 阅读:1652次    

10 3-5日, 位于美国波士顿的西蒙斯学院 (Simmons College)召开了第二届国际现代汉语诗歌研讨会,应邀出席的代表来自大陆、香港和台湾以及美国本土,不仅有华人,也有研究并翻译汉语诗歌的洋人,还有与汉语诗歌几乎没有什么关系的美国诗人,包括 尉雅风 Afaa m Weaver, 西蒙斯学院英文系)、 吴思敬(中国大陆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梁秉 钓(香港中文大学)、 奚密 Michelle Yeh,加州大学戴维斯分院东亚系)、 陆敬思( Chris Lupke ,华盛顿州立大学中文系) 梅丹理 ( Denis Mair,翻译家)、洪淑玲(台湾大学中文系)、简政珍(台湾逢甲大学外文系)、绿蒂、 黄亦兵(美国康尼狄克州立学院东亚系)张耳、 雪迪(美国布朗大学)、孟浪、周瓒(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王敖、马兰 和北塔(中国现代文学馆)等 30 多人。

为了方便与会代表到哈佛大学去参观、访问、会友、办事,主办方特意将住宿地点安排在哈佛大学( Harvard University )附近。 诗会以中英文双语进行,分三 个专题——“现代诗与翻译”、“现代诗与教育”以及“当前华文诗歌介绍评析”。另外,还举行了诗歌朗诵、诗集及诗刊珍藏展等活动。

位于波士顿市内的西蒙斯学院是一所女子学院,学生主要是黑人女生,由约翰 .西蒙斯( John Simmons)先生创办于 1899年,美国第一位黑人女大学生于 1905年毕业于该校。目前该校的研究院已男女生混合,但本科还是女院。该校设有左拉 .尼尔 .赫斯顿( Zora Neale Hurston 1891-1960)文学中心,其创办人和主任尉雅风先生是 国际现代汉语诗歌研讨会 的发起者和主持人。他遵循西蒙斯的传统,邀请了许多女诗人、女学者、女翻译参会。他希望通过举办汉语诗歌研讨会,让世界各地的汉语诗人或汉英双语诗人有机会展示他们的作品,有更多交流的机会,同时把更多的杰出汉语诗人介绍给美国读者。他也希望通过讨论会,进一步探讨当代汉语诗歌及其相关的一些现象和问题。

本届大会的重头戏是诗歌翻译。先分组进行翻译实践,每一组由两到三名精通英文的中国诗人和两到三名美国诗人构成,大家在一起讨论如何翻译中国诗人的某一首诗,从字到词到句子到意象到音韵到文化背景和哲学指涉,都反复细致地进行了研讨。参加者普遍感到,这是一种新鲜的形式,颇有启发。我的被这番实践的作品是组诗《潘家园(古玩市场)》中的一首《马鞍》。 7年前,我曾经自己把它译成英文,收在双语诗集《正在锈蚀的时针》里。这次实际上是我修改译文的绝佳机会。我接受同桌的张耳和 Jenny Barber 的建议,改“ coursing ”为“ Galloping ”(奔驰), 改“ came ”为“ Fell ”(落)。我在有些地方则坚持己见,如仍然用“ bones and bowels ”(骨头和内脏),而没有改成“ bones and entrails ”, 仍然用“ solid saddle ”( 坚实的鞍子),而没有改成“ The saddle, made of wood ”,仍然用“ was repeatedly flogged and fiddled ”(被鞭打, /被翻来覆去地摆弄),而没有改成“ mishandled, worn ”。因为,我在音韵上有自己的讲究和小小的伎俩,我舍不得抛弃那种音响效果。更有意思的是,在这种集体翻译实践中,我对自己的字句也有新的发现和思考。如“ 坚实的鞍子 /落魄在潘家园,驮着骑士的 /灵魂”中分别出现了“魄”和“魂”。我知道,在古埃及,在古中国(汉魏之前),这是两个甚为不同的概念;现代汉语中的组合“魂魄”彻底消弭了两者的差异。对这个问题,我曾经是有过考察和思考的,而且在这首诗中是有所表现的。“魄”依然沾染着肉的气息,具有物质性,仿佛依然是可见的;而“魂”已经彻底摆脱了滚滚红尘,完全是一种精神状态,是不可见的。后来,就这一问题,我们跟 西蒙斯学院英文系一位研究中国古典 文献的教授进行了进一步的讨论。最后,我自己决定,用古埃及的两个词来分别翻译它们: ba Ka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著作权声明 | 客户服务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